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A先生是个好女人好想把他打包娶回家
    等唐依依说完这句话,众人立刻行动起来冲向商场,食物的问题大致已经解决了,当下最重要的是用能找到的东西把自己武装起来,增加自己的生存能力,毕竟现在是个人都看出来赵盖伦有多么不靠谱……

     等到所有人再次回来的时候,唐依依身上多了赛车运动员的护腕护膝,手持一把西瓜刀,郝仙儿则手持棒球棒,路小雅则找到了一套简易医药箱,哦,忘了说,她是一名护士,在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所有人安心了一下,毕竟在这种条件下有医疗兵还是蛮可靠的,至于小胖子则武装的比较全面,塑胶轮胎被他用小刀割开,将自己的全身能围的地方都围住,明显又胖了一圈,他的左臂和后背分别绑了两个铁锅,右手则将一柄拖布折断,在前端绑上一把小刀做成简易长矛,哇,还真是怕死呢。

     最后是A先生,A先生换了条裤子,遮住了胯下那个大洞,然后看到地上被踢到墙角的那团黑糊糊的东西兴高采烈的跑过去,把鼻子凑上去闻了闻,(啊,真怕他一口吃掉……)像是发现了什么宝贝一般,用手绢小心翼翼将那个条状物包裹住,然后放进自己的上衣内兜里面,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

     最后A先生手持一柄牙刷跑回来,咦,为什么是牙刷……

     “赵盖伦呢?那个笨蛋又跑哪去了?”唐依依问道。

     然而等到所有人集合在一起才发觉赵盖伦又已经不见了。无奈只好郁闷地开始找起来,听到一声噼里啪啦的玻璃碎裂的声音,众人赶紧跑过去。

     “等等我!”小胖子气喘吁吁地跟在后面,穿上这身装备他连移动都很吃力。

     声音是从商场最右侧传来的,那是是商城的附属区域,等走过去的时候所有人都哇了一声,脸上闪过一丝期颐的神色。

     此时的赵盖伦正在跟那只龙虾搏斗,那只龙虾狠狠地钳住了他的鼻子,而赵盖伦正抓着龙虾的触须,并用手指狠狠地戳着龙虾的眼睛,双方势均力敌,打的有来有回。

     而在他们的旁边则停着一辆非常漂亮的酒红色法拉利,修长的曲线,流畅的车身,低到极致的底盘,如烈火一般亮丽的颜色,像是一匹不羁红色的野马。

     美丽的事物人人都喜欢,自古男人爱跑车,而女人看到开着跑车的酷男也会心神荡漾。

     小胖子先是一愣神,让后莫名奇妙的骄傲起来,“哦,是这辆法拉利啊,我早就知道这里停着一辆法拉利还想提醒你们呢!”

     但是众人并没有理会他,而是围上前去打量起那架跑车来。

     小胖子见没人理会他,也赶紧围了上去。

     “这里为什么会有这么棒的车子?”唐依依羡慕地抚摸着车子表面的漆蜡,眼睛里全是小星星,不知道为何这个姑娘会对跑车情有独钟。

     “这个是车展啦!据说还是限量款呢!全世界限量八辆,在中国只有三辆,价值好几千万呢!”小胖子骄傲地介绍着,像是故意强调自己的存在感一般。

     “别光顾着看,帮我对付这只龙虾,我打不过他!”赵盖伦抓着龙虾的脑袋狠狠地磕在车盖上,惹得众人一阵心疼。哦,当然不是心疼龙虾和赵盖伦,是心疼车。

     费了好大功夫他才把那只龙虾从自己的身上拽开,打开后车厢把龙虾塞进去,然后把大堆零食埋在龙虾上面,关上车厢盖,揉了揉被龙虾蹂躏的鼻子,A先生连忙过去用担心的目光看着他,哇,好温柔,简直要恋爱了。

     “走,来不及解释了,快上车。”赵盖伦坐到驾驶座上,发动那架法拉利,招呼众人上去。

     “打死我也不坐他的车!”唐依依赶紧退后了两步,眼神中写满了恐惧,唐依依同情的看着她,想起在女仆店门口的那声巨大的爆炸和初次见到两个人时的模样,所以说先前到底经历过什么……

     “请放心,我的车技还是相当有保障的,我承诺绝对不开灵车。”赵盖伦摆出很镇定很可靠的样子,差一点就将别人唬住了,A先生在旁边点了点头,夫唱妇随。咦,夫唱妇随?

     “你还敢说自己很可靠,我要是再信了你的鬼话我就不姓唐!”

     “好了,依依,是我对不起你,但是这是紧要关头请不要用大家的生命来开玩笑,请放心把自己交给我吧。”赵盖伦深情地说道,旁边的A先生脸上已经快要流出泪水,呀,A先生真是多愁善感呢……

     “你!”唐依依被他气得说不出话来,按照先前的话他们都看向唐依依,眼神中带着奇怪的目光,这个气氛好像是一个女孩儿在跟自己的男朋友赌气一般,像是哼!也不哄哄人家,才不坐你的车车。

     “相信我,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个样子,还有既然大家都决定了的话那大家就自求多福吧。”唐依依气冲冲地走过去,坐上副驾驶的位置,摔上了门,小脸气鼓鼓的,酥胸一阵颤抖,看着驾驶座上的傻笑的赵盖伦,“看什么看!如果再发生之前那种事情,我会毫不犹豫地杀掉你!”

     “可是即使有这辆车我们算上A先生也有六个人,这辆车是四座的,怎么可能挤得下。”郝仙儿提出问题,几个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也都意识到这个问题,有些为难。特别是小胖子,他一个人的身形足足抵得上这边的三个女生,怕是没办法强塞进去。

     “A先生的话可以走着过去吧?毕竟他是僵尸……”路小雅问道。

     “什么?你这是种族歧视好不好,我坚决反对!怎么可以抛弃A先生自己走!”赵盖伦义正言辞地说道。

     一边的A先生听说自己要被抛弃了立刻哭的梨花带雨,我见犹怜,从口袋里掏出手绢来擤了一把鼻涕,A先生太可怜了。

     “对不起!A先生,是我太失礼了!”路小雅看到A先生哭成这个样子心怀愧疚连忙过去双手合十鞠躬道歉。

     “现在怎么办。”郝仙儿无奈地摊了摊手,问向坐在车里的赵盖伦。

     赵盖伦挠了挠头,也并没有想到什么好办法,“嗯,这个时候就应该拨打爱心求助热线!”

     掏出手机拨通朝比奈的电话,“喂,摩西摩西~”

     “滚!”嘟嘟嘟……

     果然被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