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橄榄球队
    星期四早上。

     张若风还没有到学校,关于蒙面10号的传说已经在南山高中弥漫飘荡!

     此前,大家对南山高中今年进入全国大赛都不抱太多希望。但是…居然凭空出现一位蒙面球员,他以神奇的快攻帮助球队战胜来势汹汹的江北高中,再加上蒙面侠这个充满猎奇的logo。使得整个校园对他充满好奇。

     尤其是当赵箭手持横幅出现在校门口后,故事的传奇性大大提升!

     “哥,你听说了吗?昨天我们学校突然出现一个神奇的蒙面大侠,在球队陷入绝境的时候,用神乎其神的快攻帮助球队逆转取胜,我们淘汰了江北高中进入全国大赛了喔。”

     张若雨一边低头看着手机,一边向张若风分享第一手校园资讯。

     张若风看了一眼,张若雨用的还是非智能手机。这个世界目前是2001年,科技水准跟上个世界的2001年相差不大。不过,现在也有了一个叫YY的即时通讯软件。

     张若雨就是用这个跟同学们保持联络。

     “连3G都没有啊。”

     张若风忽然感叹一声,他很怀念上辈子的WIFI!

     “你说什么?”张若雨回过头,奇怪的问道。

     “没有,没有。”张若风连忙摆手。

     “快看,那边!”张若雨突然指着校门口,那儿围了一堆人,张若雨连忙拉着张若风跑过去。

     张若风一过去就看到举着横幅的赵箭站在那儿高声呐喊:“蒙面十号,赶快出来,我要跟你决一死战!”

     横幅上写着:蒙面十号,缩头乌龟!

     周围的南山高中学生对他指指点点。

     他却浑然无惧,只是抬起头不断高喊:“有本事就出来跟我一决高下。”

     “是男人就别躲躲藏藏。”

     “……”

     张若风听了这话,脸有些发热。

     如果是私下地方,他一定会出面迎战。但是现在大庭广众…自己连上篮都上不太好,单挑是肯定打不过赵箭,到时候自己丢人也就算了,学校的脸面都会被自己丢光。

     所以,他赶紧低下头,拉着张若雨往学校里走。

     张若雨一边跟着哥哥的脚步,一边嘟囔:“这个人可真有意思,明明都已经输了,还要过来自取其辱。我要是蒙面侠,一定出场狠狠教训他,让他知道知道我们南山高中的厉害……”

     “咳咳!”

     张若风有些尴尬。他低着头往前走。

     “对了,哥,明天下午橄榄球队也有比赛,你会上场吗?”张若雨突然问道。

     “啊?橄榄球?”张若风一愣,他都快忘了这回事了。他挠了挠头:“应该不会吧。”

     这时,有女同学向张若雨招手,张若雨连忙过去了。

     张若风则径直走到教室。

     他刚一坐下,同桌冯沅就板着脸凑了上来,她压低着嗓门:“说,你是不是昨天那个蒙面高手?”

     “小明刚才跟我说了,昨天下午你也没来教室,你干嘛去了?”

     张若风刚要回答,门口传来声音:“张若风,出来一下!”

     抬起头,长得五大三粗橄榄球队长童巨站在门口招手。

     他连忙走了过去。

     “这几天你去干嘛了?若风。”童巨一见到张若风就开始数落:“王教练生病住院了,你知道吗?”

     “啊?”张若风眉毛都提了起来,在他记忆中,王教练对他非常好,非常照顾自己。

     “赶紧跟我去训练场吧。现在代理主教练是以前的胡助教,他对你连续缺席四堂训练课感到很生气。待会儿见了他,不要跟他顶牛,说几句软话,认个错就过去了。”

     童巨谆谆教诲:“他那个脾气你也知道。”

     张若风一听说胡助教成了代理主教练,心里一下紧张起来。记忆中,他跟胡助教之前就有矛盾。

     胡助教有个侄子,当初跟张若风一起报名校队,经过层层选拔…张若风把他PK下去了。

     校队球员的身份在高考中能加20分,这对胡助教的侄子来说非常重要,这意味着…他能从二本直接跳到一本。

     胡助教因为这件事对张若风一直心有芥蒂,在他看来,反正都是选上不了场的板凳球员,为什么不让自己搞一下裙带关系呢?

     张若风来到绿茵场,还没归队,胡教练的怒吼声就传了过来:“你个王八蛋搞什么鬼,全队都来训练,就你不来,你以为自己是五星球员吗?”

     “我告诉你,你不想训练就早点给我滚蛋,别占着茅坑不拉屎。”

     “……”

     胡助教一上来就将张若风骂的狗血淋头。

     旁边的队员们一个个都同情的望向张若风,他们觉得主教练有点太过分了:杀人不过头点地,何必人身攻击呢。再说了,欺负老实孩子做什么呢?

     谁都知道张若风家庭条件不好,为人比较诚恳朴实,从不与人结怨,真不知道胡助教干嘛这么针对他。

     “……像你这种渣滓,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橄榄球队,只有王老头那个老眼昏花的人才会选中你。你以为我是那个愚蠢透顶的王虎贲吗?”

     胡助教这话一出,所有队员都愤怒上涌,王教练是大家都很尊敬的教练,他们不允许任何人抨击他。

     这时,张若风猛然抬起头,他的气势一下变了,在大家眼里仿佛变了一个人。

     他冷笑着走向胡助教:“胡德全。”

     “你敢把你的话再说一遍吗?”

     他一步一步靠近。

     胡德全身高不到一米七,站在张若风面前,顿时有些心虚。

     “你想干嘛?”胡助教厉声喝道。

     他以为自己能够像从前那样吓到眼前这个穷小子。

     但是…他不知道,他眼前站着的是一个早就死过了一次的人。

     张若风冷漠的审视着他:“把你刚才说王教练的话再说一遍?”

     “我…我…”胡德全支支吾吾,他有些被吓到了。

     “吃大便是你个人的自由,但不要含粪喷人。”张若风揪着胡德全的衣领,眼睛凶厉的瞪着他:“你信不信我现在揍你一顿,所有队员都会说你是自己摔倒的?”

     胡德全下意识的往队员们那边望去,全体队员全部侧过头,视若无睹!

     他一下心灰意冷

     随即,感到胸口一股大力推来,身体不由自主的踉跄倒退……噗通一声摔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