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篮球兄弟
    “张若风,周三下午有时间吗?”

     课桌上,冯沅询问旁边的张若风。

     “周三下午?干嘛?”张若风没反应过来。

     “周三下午是南山高中与江北高中的终极之战啊。”冯沅一说篮球就起劲:“江北是我们的死敌,去年淘汰赛,我们淘汰了他们。前年他们在16强赛打败我们。两个学校的恩怨很深。”

     “这场比赛对我们彼此都特别重要,谁赢了,谁就能成为这个赛区的三号选手进军全国64强。”

     “所以,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看生死之战。一定会很刺激的喔!”

     冯沅引诱着张若风。

     “看球……这样啊。”张若风嘀咕一句,拒绝:“那……没时间。”

     “你……”冯沅气得捏了张若风一把:“你跟篮球有仇吗?”

     张若风连忙换话题:“你了解江北高中吗?他们有什么实力出众的球员?”

     “哼!”

     冯沅冷哼一声,骄傲的抬起下巴:“我敢说就算南山高中的数据分析员也未必比我更了解他们。”

     张若风侧目看着冯沅,阳光透过窗户洒在她脸上,像一层羊脂白玉上铺上一层薄薄的光辉。

     他忍不住的想:真好看啊,要是不捏我就更好看了。

     “你看什么呢?”冯沅侧过头来。

     “额…没,没,没什么。”张若风做贼心虚似的摇头,心里怦怦直跳,脸一下红了。

     冯沅冰雪聪明,见张若风这样,脸上不由飞上一抹绯红。

     张若风赶紧继续之前的话题:“江北高中的控球后卫厉害吗?”

     “篮网点评的四星球员,你说厉害不厉害?”

     冯沅说道:“他叫赵箭,我们校队二号空位赵菁的堂兄。但是,他强壮很多,大概有你这么壮。他的冲击力很强,擅长突破与抛投,组织能力中等偏上水准。”

     “有什么缺点吗?”张若风问道。

     “有时候爱钻牛角尖,一旦被激怒就容易陷入一对一单挑的情绪里,不顾全队。”

     “还有,他热衷于赌博式抢断。另外…他的左手护球能力弱于右手。”

     冯沅如数家珍的说道:“在常规状态里,我们校队的两名控卫都不是他的对手。但如果能够把他惹毛,连续吃他几个,他失去理智后,就很容易对付江北了。”

     “可惜,王南跟赵菁都是温吞水的控球后卫,他们是没有实力强吃赵箭的。”

     “这场比赛,多半我们是要输了。”

     冯沅叹了口气,他有些沮丧。

     “所以,只要把赵箭激怒了,我们就能赢球,对吗?”张若风认真的问道。

     “话虽这么说,但做起来很难的。”冯沅摇摇头,然后又问:“奇怪?你关心这个干嘛?”

     “啊…没,没什么,没什么。”张若风的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最后问一句,你要跟我一起去看比赛?”

     “不去。”张若风很坚定。

     “你……”冯沅气坏了,又用力捏了张若风一把:“真是个混蛋!”

     ……

     高三班的学习任务很大,一直上完七节课,张若风才有时间赶到篮球训练馆,此时大部分校队球员已经回去,只剩下陈晓与颜牧锋还在那边加练。

     坐在场边的吴桐见张若风过来,起身说道:“来,试试你的面具。”

     张若风接过一张黑色皮质面具,牢牢戴好,问:“是不是捂的太严实了?”

     吴桐左右转了一圈:“不捂严实,岂不是让人家看出来了?”

     张若风点头,他拿手机自拍一张后,提出他的意见:“能不能在两边分别加一个小翅膀,我感觉这样会比较酷!”

     “或者,我给你设计一个蝙蝠侠的造型吧……”

     张若风越说吴桐的脸越黑。

     “额…好吧。这个也挺好。”

     张若风只好妥协了。

     “陈晓,你带张若风演练全场传接球。”

     吴桐交代一声,走到一边。

     陈晓立即笑着走过来。

     陈晓准确来说是高四生,今年是他复读的一年。他曾经是五星球员,当年被誉为南山高中有史以来最强锋卫摇摆人,高一就率领南山高中杀入全国16强。可惜…高二那年的伤病摧毁了他。连续两年的养伤让无数曾经对他青眼有加的大学不敢对他伸出橄榄枝。本赛季,他选择复读一年卷土重来,尝试用另外一种方式证明自己。

     张若风对陈晓的观感不错,昨天下午,只有他一个人没有对他怒目相视,甚至在离开的时候,还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加油。

     这是个厚道人。

     张若风在心里给了他一个评价。

     “若风,我们接下来要做最基本的全场无球跑动。在篮球比赛中,无球运动跟持球突进同样重要。”

     陈晓很耐性的跟张若风讲解:“现在,我们从这边底线开始……两个人在快速跑动中迅速传接球!”

     “开始!”

     两人连忙跑动起来,陈晓在左侧边线,张若风在右侧边线。

     两人加速奔跑的同时,互相传切。刚开始的时候,张若风难免有些凝滞,掌握不好传切的时机与力度。

     但陈晓没有一丁点不耐烦与批评,很专心的讲解,带动着张若风往前走。

     两人跑切了接近一个小时。

     张若风终于娴熟起来。

     “陈晓,休息一下。”吴桐站起来说道。

     陈晓微笑着停下,走回板凳席,吴桐让他坐下,又赶紧递上冰袋让他冰膝盖。

     陈晓的膝盖受过重创,十字韧带做过修补手术。

     现在的他很难打满全场,但刚刚,他一刻不停的陪伴张若风跑了一个小时。

     “谢谢你。”张若风走过去,诚挚的表示谢意。

     陈晓抬起头,他板着脸说:“你这个矫情的样子真难看。我们可不是附庸风雅的书法社,我们是要一起去打败对手的篮球战队,如果天天说谢谢,我会被烦死的。”

     张若风挠了挠后脑勺。

     这时,另外一边的颜牧锋终于结束了他的训练。

     他换下球鞋,迈步往外走去。

     这时,张若风想起妹妹那个签名球的事情,他连忙过去:“颜牧锋,你能给我签个名吗?签在篮球上。”

     颜牧锋冷峻的脸一成不变,他奇怪的看了张若风一眼,冰冷的说道:“我从不给人签名。”

     径直往外走去。

     张若风顿时感觉很尴尬,同时也很生气:喂,你拽什么拽嘛!

     陈晓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别跟他计较,他看上去生人勿近的样子,其实…他是一个热心肠的人。”

     “屁嘞……”

     张若风嘟囔着,一肚子不爽。

     ……

     【有人在看这本书吗?认真脸!请留言。】